欢迎光临龙轩美术网_绘画艺术美术门户网站
龙轩美术网
 
龙轩美术网淘宝店名画素材下载

当前位置: 首页> 资讯> 名家轶事> 桑德罗·波提切利的艺术成就和影响

桑德罗·波提切利的艺术成就和影响


时间:2016-03-07 13:48来源:龙轩美术 作者:梦仲行 点击:
19世纪重新发现波提切利,让他从那时起就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尤其是他笔下苗条、雌雄难辨、优雅旋转的女性形象深深影响了19世纪,除了让这个时代创造出同样天使般出尘的女性形象之外,也启发了英国的前拉斐尔派画家。

艺术影响:19世纪迄今
19世纪重新发现波提切利,让他从那时起就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尤其是他笔下苗条、雌雄难辨、优雅旋转的女性形象深深影响了19世纪,除了让这个时代创造出同样天使般出尘的女性形象之外,也启发了英国的前拉斐尔派画家——这些画家欣赏这些人物纯净的轮廓线、深刻的表达力,还有她们苗条到近乎解体的身形。

波提切利的声望之所以扬升,终于能够走出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拉斐尔与米开朗基罗)的阴影,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作品从几世纪来在私人收藏的沉睡中被重新发现。卡斯特罗美第奇别墅收藏的《春》以及《维纳斯的诞生》,在1815年才首度公开展出。人们对波提切利作品重新燃起兴趣,应是在拿破仑时代发生。在安格尔所绘的一幅教皇庇护二世在西斯廷礼拜堂内的画作中,背景依稀可见波提切利所绘制的《摩西组画》片段。同样,法国诗人西奥(Alexis-Francois Rio)也在他的著作《基督教艺术》中赞美波提切利。

最欣赏波提切利者,或许是前拉斐尔派的画家。1848年,这群人在伦敦,经由霍尔曼·亨特(Holman Hunt)与罗塞提(Rossetti)等人提议而结成兄弟会。后来加入的人包括伯恩-琼斯(Edward Burne-Jones)与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同时罗斯金(John Ruskin)则以艺评家的身份支持这个团体。尤其是后来加入的伯恩·琼斯等人,很早便发现波提切利的迷人之处。最好的证据便是伯恩·琼斯在1859年前往意大利旅行时随身的笔记本,里面包含《西蒙妮塔·韦斯普奇肖像》(当时此作藏于佛罗伦萨的美第奇·里卡尔第宫)的素描,同时还有《维纳斯的诞生》的局部习作图。

对波提切利的热情(以及对15世纪后半叶佛罗伦萨绘画流畅线条的热情),直接反映在前拉斐尔派的画作中。此类作品充满象征意义,看似神秘的画面飘浮着迷人的人物,均以细致的线条和颜色绘成。诸如沃特·佩特(Walter Pater)、年轻的查尔斯·斯温伯恩(Charles Swinburne),都是通过前拉斐尔派的画作而对波提切利着迷。佩特的文章《桑德罗·波提切利》在1870年刊出,而后他在1873年出版的《文艺复兴历史研究》也大大形塑了某种维多利亚式的波提切利观点。在波提切利的故乡,主要是因为画家萨托里欧通过撰写关于罗塞提的文章,并且在自己的画作中直接指涉波提切利的作品,才让前拉斐尔派在意大利逐渐出名。

在新艺术的年代,仍然主要通过英国艺术家来培养波提切利的影像,例如王尔德最爱的艺术家比亚兹莱。新艺术受到前拉斐尔学派的影响,采用波提切利与同代艺术家偏爱的流动线条。

对新艺术而言,素描的流动性代表生命力量的流动,掌握着生命力量的肇始之时。波提切利笔下维纳斯那流动的衣带,成了新艺术的先声。确实如此,新艺术许多装饰主题都可追溯到波提切利,例如植物形态作为装饰、对具体事物的注意让他们开始变形、主导性的女性元素(魅惑的力量与对死亡的着迷),更重要的是线条的优雅,让现代的设计观直接继承了波提切利。毕竟波提切利自己也乐于装饰简单的日常事物——家具、嫁妆箱与布道袍——这样的影响也出现在美术工艺运动之中。

游走于艺术、媚俗与商业之间
一方面,对波提切利绘画主题的重制,已经出现在塞冈提尼的《生命春天的爱情》以及克林姆特的《雕塑的隐喻》,也就是说仍在艺术的领域内发生;但在另一方面,在拿破仑第二帝国时期(1852-1870),这些作品开始与媚俗产生联结。同样,还是那由海浪中诞生的维纳斯的形象,让人不断地引用、复制,并将所有可能与不可能的方式庸俗化。

维纳斯在媚俗与地下文化中的地位,让她成为20世纪波普艺术运动最受喜爱的对象。除了女星玛丽莲·梦露之外,波提切利的维纳斯也是安迪·沃霍尔最爱的主题之一,理由清晰可见。

再举最近的例子,意大利艺术家费奥瑞西以数字化的方式重制了波提切利的女神,而电影也无法自外于这个女性美的象征。在007电影《诺博士》中,在肖恩·康纳利所饰演的詹姆斯·邦德眼前,女主角乌苏拉·安德丝缓缓由海浪中起身,手中握着海螺。波提切利的维纳斯已经成为大众文化中的图腾之一,象征着意大利的文化与艺术魅力。因此,她的形象不仅装饰着意大利的10欧元硬币,更装点着全世界无数的杯子、袋子与T恤。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她的创造者上,同时也发生在许多艺术家、作家与电影明星上,因为尽管他们创造出人们难以忘怀的人物与角色,但是他们自己却逐渐为人遗忘。所以,要了解神话,就必须先了解神话的创造者。

市场价值:今昔之比
近代波提切利最初的出售记录是在拿破仑时代,购买者是富有的外国人。1808年,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购买了意大利的《贤士来朝》,此作后来在圣彼得堡的遗产博物馆展出。沙皇付出50英镑的代价,根据最近的汇率换算(计算通货膨胀因素),大约不到500欧元。在1931年,这幅画卖给了美国收藏家安德鲁·梅隆,售价为173600英镑,换算约为45万欧元。

波提切利作品的价格明显上扬,这是因为他的作品受到晚期浪漫主义与前拉斐尔派艺术家的重新发现。

许多波提切利的作品,过去以低廉的价格售出,如今价格已然高涨。举个例子来说:现藏于伦敦国家美术馆的《神秘的基督诞生》,1811年在英国仅以42英镑的价格拍出;到了1837年,这幅画仅以25英镑4先令的价格卖给画商;到了1878年伦敦国家美术馆买下时,价格已经是1500英镑(大约是今天的6500欧元)。这样的价格非常夸张--这样的一件作品,目前已是无价之宝。
转载请注明龙轩美术网,本文链接:http://www.aihuahua.net/news/yishi/9858.html
 
------分隔线----------------------------

相关文章